“這個禮拜弄死兩隻貓了……” 虐殺動物賣視頻形成地下產業鏈

2020年11月28日13:55

來源:半月談微信公眾號

  “這個禮拜弄死兩隻貓了,橘貓掄牆上掄死的,三花被鋼管活活打死的。”在一些QQ羣裏,這樣的留言伴隨着鮮血淋漓的圖片和視頻,刺痛着人們的心。

  此前,《半月談》刊發相關報道,揭露“虐貓視頻”黑幕。近期,半月談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,在一些網絡平台,製作、傳播、兜售虐殺動物視頻已形成地下產業鏈,大量“帶血的視頻”仍在暗地傳播。

  1

  血腥視頻按G售賣,

  有些“一分鐘一塊錢”

  “下午買了一隻貓,先用手機數據線抽,再用針扎,最後用筷子捅死。”在一個虐待動物的羣裏,有人以炫耀的口吻講述其惡行。

  一名反虐待動物志願者提供給半月談記者足足130GB的虐貓視頻,另有虐狗視頻60GB。記者從志願者統計的表格中看到,僅今年4月至10月間,他們就在互聯網上搜集到100多起虐殺事件的記錄,地點涉及21個省份,虐殺行為包括活埋、剝皮、火燒、水燙、挖眼等。

  一名志願者説,她接觸過的此類QQ羣有10多個,羣內人數從二三十人、五六十人到幾百人不等。從他們的談話可以得知,每天都有動物被虐殺。

  此類QQ羣往往通過“暗語”或“行話”來掩飾虐殺行為,如有的羣名冠以“愛貓羣”“小動物行為藝術鑑賞羣”,虐殺視頻則以“學習資料”“關愛視頻”等來命名。

  如今,大量虐殺視頻在網絡上隱祕流傳和買賣。售賣者一般通過微博、微信、貼吧等平台吸引“顧客”,購買者通過二維碼或閒魚鏈接支付,再通過百度網盤分享碼觀看視頻。

  半月談記者通過QQ聯繫上一名賣家,對方説相關視頻都由團隊拍攝,普通視頻10元一部,也可按要求“私人訂製”。記者付款後,對方馬上發來一個百度網盤分享碼,打開後可看到一部30多分鐘的虐狗視頻,其中包含多種虐待手段。

  據介紹,此類視頻單部價格從2元到10元不等,打包價從30元到幾百元不等。有賣家表示,一般價位是40元200條視頻,且贈送“最新系列”,“都是30分鐘以上有頭有尾的好貨”。有些“原創”視頻的售價會高到1分鐘1塊錢,時長從半小時到1小時不等。也有原創者稱可以500元打包全部視頻。

  製作、販賣視頻,能獲取不菲利潤。據透露,有人一年能賺十幾萬元。

  虐殺動物的視頻除賣給個人外,也會出售給一些網站,供用户付費觀看。價格往往根據虐殺手法的殘忍程度和拍攝者資歷來定。如果拍攝者是圈裏的名人和紅人,賣價就高;如果是剛入圈新人拍的,就相對便宜許多。

  2

  虐殺鏈條:組織化、專業化、隱蔽化

  近年來,動物虐殺者人羣越來越趨於低齡化,不少未成年人蔘與其中。他們製作、販賣視頻不止為賺錢,更為取樂和宣泄。有人花幾萬元買狗虐殺,就是為了“好玩”。

  至於視頻買家,其目的亦不同。這裏面有倒賣獲利者,有獲取快感者,也有單純獵奇者。

  目前,虐殺動物視頻買賣逐漸形成地下市場鏈條,並呈現組織化、專業化、隱蔽化等特點。

  半月談記者瞭解到,被虐殺的動物中有很多是流浪貓狗。一名虐殺者透露,視頻中被虐殺的狗是在閒魚上買的。在多家知名網站上,也可以輕鬆購買到活體動物。一名曾卧底虐殺羣的動物保護志願者説,大部分被虐殺的動物是由羣組成員花錢購買的,“他們覺得反正是花自己的錢,想怎麼處置別人管不着”。還有不少成員購買了虐殺動物的特殊工具和專業拍攝設備。

  與此同時,虐殺者也建立了相關組織。新成員加入此類組織一般要通過某些“測試”,如必須按其要求直播虐殺行為,做出“勝利”手勢等。

  一名志願者向半月談記者揭露,虐殺動物組織的成員們主要通過QQ羣聯繫,行動十分謹慎,一般1至2天就會解散一個QQ羣,再組建新羣。他們還會實時調查羣內人員,一旦發現不熟悉的人員加入,便會立刻換羣。

  據瞭解,羣組成員會不定期地舉辦線下聚會,一起虐殺動物,不少人還專門從外地趕到約定地點。“他們大多租用郊區倉庫作為虐殺場所並拍攝視頻,並與買家現場進行交易。”知情人士説。

  3

  遏制虐殺動物,守護善良根基

  浙江理工大學動物法研究所負責人錢葉芳説,讓青少年暴露在虐待虐殺動物的視頻、圖片、信息乃至現實場景前,對其尚未成熟的心智、認知、情感和價值觀必將產生有害影響。“虐殺動物背後也反映出諸多問題,比如對青少年心理關懷的缺失等。”

  全國人大代表、廣東國鼎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列玉等多位法律界專家認為,任由對動物實施暴力的信息在網上傳播,會產生對虐殺動物等行為的默許效果,即相關人員會認為該行為雖“見不得人”,但“不違法就沒事”。這樣下去,歪風惡習會進一步蔓延發酵。

  半月談記者採訪的多位法律專家表示,目前製作、傳播虐待虐殺動物視頻等行為很難被立案查處。執法部門普遍認為,我國現有法律並未明確將虐待虐殺動物行為視為法律所禁止的暴力,也沒有明確規定相關內容屬於法律禁止傳播的暴力信息。

  同時,相關網絡平台在監管中也面臨種種難點:虐殺者或視頻賣家採用換馬甲、邀請加入特定聊天羣等方式來分享視頻,平台對此難以監管和根除。

  “現行法律的不健全和懲處力度的薄弱,一方面導致平台法律責任不明確,平台加強監管的動力不足;另一方面因成本低、獲利高,虐殺者日益猖獗,進一步增大了平台監管難度。”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新聞發言人王靜説。

  一些專家認為,暴力既包括對人實施的暴力,也包括對動物實施的不必要的暴力。上海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蔡守秋説,目前,我國在“反對虐待動物”和“禁止公開傳播虐待動物信息”等方面的法律規範還不夠全面、具體,應通過法律解釋和宣講等形式進一步明確,並推動相關立法進程。

  錢葉芳認為,執法部門應根據現行法律文本和立法精神,依法禁止傳播對動物實施的暴力信息。一方面整治網絡平台,一方面打擊製作、傳播和販賣者,以保護公眾尤其是青少年不再遭受類似信息毒害,維護社會善良根基。同時,也要更多強調愛的教育,引導公眾善待動物、善待他人,終止更多傷害。

  對於相關舉報信息,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信訪辦專函回覆指出,虐貓圖文、視頻屬於“違法違規”的“血腥暴力信息”,並表示將督促網站平台全面清理,進一步加大處置力度,切實維護良好網絡生態。

  來源:《半月談》2020年第22期

  半月談記者:張奇志 舒靜 宋佳 許舜達

編輯:賀心羣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